来自 博天下娱乐平台网址 2018-08-30 21:26 的文章

现在我的死亡就成为了此事的契机朝外的有志之

 但是若不是如此,对一个兵权在握,护卫重重地大将军下手,是半分机会也无。
 
    无底线的碰上了自大狂,其结果不言而喻了。
 
    可那何进越是直面死亡,那不甘,越是直冲天际。
 
    “就差一步啊,就差一步,你们莫要高兴的太早!”
 
    “就算我死了,也阻止不了尔等覆灭的下场!”
 
    “我原本还在犹豫袁本初的提议,未曾打定主意一定要引那外援的协助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我的死亡就成为了此事的契机,朝外的有志之士,一定会通知各路的将领,他们会汇聚于此,将你们这群祸国殃民的阉党给一举的歼灭的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黄泉路上,你们与我前后相行,我何进也算是死得其所了!”
 
    待到这何进将一番话吼完,那战圈外的一行人,脸色都变的不怎么好看了。
 
    但是这群人毕竟也是在朝中翻云覆雨之人,不过将表情微调了几番之后,就再次的镇定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呵呵,我们的死活先不论,但是今日必是大将军的死期了!”
 
    “这年头,谁想让我们兄弟们死?那我们就先弄死谁。至于以后?痛快了之后,谁又管得了那么多呢?”
 
    到是称的上一个快意恩仇,只不过是没脑子的那种。
 
    顾峥在心中摇了摇头,但是他自己的性命与何大傻的性命相比,自然是自己的比较重要。
 
    他只需要在这个时候减少自己的存在感,置身事外就好。
 
    果不其然,在看到了那些阉人们的反应之后,何进眼神之中闪烁着的最后一点希望之光也熄灭了下来。
 
    而他的那一口勉力支撑的气息,也没了支持,泄了出去。
 
    伴随着几声兵刃入血肉的声音,最终归到了平静。
 
    康宁宫外……一地的鲜血。
 
    一道蜿蜒的血迹随着何进的尸身被一并拖拽到了远方。
 
    而这宫内宫外的人,却被这一道血河给短暂的阻隔。
 
    两方人的领头者,就这样遥遥的相望,在彼此确认了不会有利益的纠葛之后,就以一方的转头离开,为这场血肉纷飞的闹剧,画上了终止的符号。
 
    随着一行小宦官手脚麻利的拎着木桶而至,泼洒出清水,冲刷掉一切何大将军曾经存在于此的痕迹的时候,顾峥就知道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。
 
    而达到了目的的十常侍,他们并不怕外界知晓到底是谁宰了何进。
 
    也许,消息由他这个世家子弟传出去才更有可信性,也许,这般的肆无忌惮的表现,才能真正的震撼那些妄图与他们作对的人物的内心。
 
    但是不管怎样,顾峥这一行人都得救了。
 
    这殿外那群如同没事人一般的小内侍们清扫的声音还在进行的时候,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们却走的一干二净了。
 
    自发的站在顾峥身后,企图能成为顾峥最后的屏障的那一群宫人们,也如同赛后脱力的运动员一般,手软脚软了起来。
 
    ‘噗通,噗通’
 
    还未等顾峥转身呢,一个两个的就跪趴在顾峥的身后,跪谢起顾峥的救命之恩了。
 
    “多谢先生的救命之恩,若是今后先生用得着,吾等愿意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啊!”
 
    就算是矜持如任红昌这般的人物,也盈盈的屈身,弯腰施了一个大礼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顾峥,却将身子回转,背着耀眼的阳光,带着名为温润的光环,一把就扶住了任红昌那即将拜下去的小手。
 
    “任姑娘,莫要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顾峥早先入宫,全靠姑娘照应帮持。”
 
    “今日之事,顾不敢居功,要知晓,顾峥此番的举动,虽是救了这一殿的人物,却也是为了自救啊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因此而挟恩,才真是让顾某人惭愧难当啊。”
 
    越是这样,他身后的这群人的感激之情愈盛。
 
    有几个人是居功却不自傲的?面前的这位顾先生,当称得上是君子之风了。
 
    而这时候,那个奶音又恰到好处的汇报了顾峥此次装逼的结果。
 
    ‘任红昌心说:没想到顾先生竟是这般的好,最难得的是,他的武艺也是这般的高超。’
 
    ‘也不知道,与我的未婚夫吕臭蛋相比,到底谁更勇武一些。’
 
    ‘应该是吕郎吧,毕竟他比顾先生要高大,而他的肩膀也更加的厚实一些。’
 
    嗯?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?
 
    顾峥下意识的就看了看自己扶住了任红昌手腕的臂膀,又抬眼瞧了瞧任姑娘已经神游天外的思绪,在心中就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委托人啊委托人,你娘的为啥就看上了这么难搞的一个女人。
 
    这可是美女如云的三国啊。
 
    咱们远的不说,那文名远播的蔡文姬小寡妇就在身旁,那传唱久远的大乔姐姐也刚九岁,那让曹操和关羽反目的人妻杜氏现在还没嫁人呢。
 
    至于孙权的妹妹孙尚香,出生与否还未可知。
 
    如此多的娇花,为啥偏要吊死在这一颗上边呢?